【狛日】請你告訴我 please tell me(三)

*ED後未來機關
*很想急死你
*沒有才能的日向
*小學生文筆
*不知道會多久完結系列
*OOC是我

 傳送門:(1) (2) (3) (3.5) (4) (5End)

 

上次說好生日來更新的,剛好新鮮出爐
一直都很想看濕身的日向和馬尾枝^q^這次終於畫出來
這整個月lofter老是刷不出圖來看…或是卡好久才看到幾張
其實這篇的圖到底有沒有發出來我都不知道orz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
 

自從昨天將普通玻璃誤會成鏡面玻璃的事後,日向便開始躲避狛枝。

 

將平常上班的出門時間延遲,或是特地繞遠路免得碰面。

 

 

 

因想不到如何解釋自己為何在監控室盯著狛枝那麼久。如被他問起來,事情一定變得更麻煩。可是世上總是事與願違的,越是避開卻越是碰臉。

 

 

 

心想著在不同部門工作便不會遇想對方,而刻意向苗木申請到別的部門分擔工作的日向。當申請獲批準後,他把一直繃緊的精神放鬆,為盡快趕到別部門而加急步伐。

 

就在樓層的拐彎處,剛好有人也從逆方向快步走來,兩人險要發生強烈的身體碰撞。幸好在危急關頭兩人都止下了腳步,身無大礙。

 

 

 

對於心不在焉險令對方發生意外的日向,內疚地道歉同時抬起頭。

 

「抱……抱歉!沒事嗎?」

 

 

 

「日向君?」看似熟悉的棉花糖出現了在他眼前。

 

 

 

站在日向面前的,正就是不可能出現在這樓層的狛枝。

 

為……為什麼?為什麼會在這裡!

 

「啊!我在還趕時間!再見呢!——」日向隨便找了個借口便逃跑掉。

 

 

 

到底是怎一回事了!————

 

煩惱的日向在未來機關的走廊,一手扶著額頭露出痛苦的表情。

 

一般他都不會來這層!為什麼狛枝會在這裡出現? 

 

但我們都是未來機關的同僚……唉,會在本部相遇也是理所當然吧……

 

 

 

下班已是深夜時間,附近的食肆早也閉門。

 

因過於忙碌未能趕上晚飯時間的日向只能餓著肚子到現在。

 

為不再發生像今天同樣的事,這次還特地去較遍遠的便利店買飯盒。

 

 

 

叮噹——叮噹———

 

踏入便利店第一時間就是走向賣飯盒的冷藏櫃前。

 

在猶疑要吃哪款飯盒時,耳邊又響起熟悉的聲線。

 

「果然吃洋食的意粉比較好……」

 

 

 

「對吧?日向君。」

 

 

 

又!———是!———你!———啊!—————

 

沒想到下班來這邊竟然又碰面。

 

 

 

為什麼你又會在這裡了!———狛枝!———

 

頭向左一轉,看到的是朝向自己遞冷凍意粉的狛枝。

 

 

 

「呃……哦……!」

 

 

 

「對呢,正好今天我非常————想吃意粉!」

 

接著日向以秒速搶過手上那盒意粉,便立馬結帳就跑掉。

 

回到宿舍後的他,沉默地盯著剛買回來的意粉。

 

 

 

果然……我還是米飯派,早知道買牛肉飯好了……

 

後悔了。

 

 

 

隔天,穿著整齊準備上班的日向還沒出門,只坐在玄關等待靜候。

 

看向時鍾,現在指向八時正———這是向來狛枝的出門時間。

 

 

 

等到指針指向十五分時,他才提起公事包將大門打開。

 

而在大門正前方的,又是狛枝。

 

「啊……」

 

 

 

砰————

 

面無表情的日向立即將宿舍大門用力關上。

 

 

 

為!———什!———麼!———

 

遲遲不敢踏出大門的日向,迎來了第一次上班遲到的結果。

 

 

 

晚上下班回宿舍後,在洗手間的日向將襯衫的鈕扣緩緩解開。
「哈……好熱。」

 

額頭都冒出了顆顆圓圓的汗珠,看來今天天氣特別炎熱。

 

 

 

回想起在虛擬世界被迫互相殘殺時,狛枝都是裝作奇遇,接二連三的在我身邊突然出現。因此也吐槽過他是不是跟蹤狂。

 

 

 

而在現實世界的現在,想起這陣子所發生的各種事情。

 

 

 

這兩天跟狛枝幾乎完全沒有對話,可是碰面機率卻高得讓人可怕。

 

不禁懷疑狛枝是不是真的有在跟蹤自己了。

 

 

 

日向想到這點,不安的打了個冷寒。


 

嗯……絕對是自己意識過剩了,絕對是這樣!……

 

一切都是偶然,偶然而已。

 

 

 

整天除了忙著處理文件還要去躲避狛枝,說實話身體真的吃不消。

 

望向前方的鏡子,臉上早已露出疲累的神色。

 

 

 

為了好讓自己清醒些的日向,伸手扭開水龍頭想用清水洗臉。

 

可是等了一陣子,卻沒有半點水流出,即使重覆開關數次也沒有任何作用。

 

 

 

「……不會說是壞掉了吧?這可是才剛建沒多久的宿舍啊!」

 

 

 

正當日向仔細研究到底是哪裡出錯時,忽然從牆邊傳來一陣轟隆轟隆的怪聲,聲音疑似是從遠處漸放大。

 

 

 

「嗯?什麼聲音?」

 

 

 

突然————強而有力的水柱從水龍頭的各個空隙爆出,直擊到日向的臉上。

 

連痛的一句都來不及說,只能先用雙手手心包覆整個水龍頭,將水柱強行壓下再另尋方法。

 

 

 

「到底是忽然怎樣了!」

 

日向在努力尋找解決方法的同時,比剛才相似但顯為更大的聲響從牆內水管中發出。

 

 

 

「喂喂……不會吧……」

 

 

 

噗———嗤———

 

嚇人的巨響從牆壁發出,可怕的事情發生了。

 

 

 

位於牆內的水管完全爆裂,水柱衝破牆壁———日向的宿舍如同多了個小型瀑布,水從洗手間游走到房間的每一個角落。水位也飛快的到的小腿的高度。

 

「不要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—」

 

 

 

………

 

 

 

花了一段時間,日向好不容易才能走出房外關掉食水總掣。

 

以免漬水流出宿舍走廊現在只能勉強用毛巾和木板,在玄關將房中的水卡住。,阻礙到身邊的鄰舍們。

 

 

 

沒了……沒了……放房間內的東西都用不到了。

 

連同放在衣櫃低層用來更換的衣服,都不幸地被水全浸濕。

 

 

 

「唉………」

 

扶著大門門框的日向已燃燒殆盡,只能發出低沉的嘆息。

 

 

 

跟水管激鬧一番後,原是堅挺的呆毛也垂下,從頭到腳都變得濕漉漉。

 

上身被打濕的純白襯衫緊附著日向身上,純白中也滲透原有的皮膚膚色。

 

能清楚看見那健康美好的身體曲條。

 

 

 

「怎一回事了?」加完班回來的狛枝剛好從日向門前經過。

 

 

 

見到對方那刻,日向呆滯了一下。

 

初次看見狛枝將髮尾綁成小馬尾這造型,平常堅持穿著的墨綠外套也沒穿上,只用手提著。

 

看來天氣真的太熱,連狛枝也受不了。

 

 

 

事至如今日向也無力躲避對方。「狛枝……現在才下班嗎?」

 

 

 

「啊哈,預備學科童心未泯在宿舍開游泳池嗎?」

 

 

 

現在的這狀態也懶得吐槽那句預備學科,只好如實訴說。

 

「才不是……只是忽然洗手間那邊的水管爆裂,現在算是將問題暫時解決。可是裡面全部東西都被浸濕掉。」

 

 

 

「那麼接下打算怎樣?」

 

 

 

「說得也是,嘛……這裡也住不下人了。大概今晚只能去左右田那邊暫住一晚,之後再作打算吧。」

 

 

 

「哼……」

 

狛枝眼神一沉,只說了句。「來。」

 


「欸?」手突然被狛枝拉住,機械手比想像中用力,使日向無法從中掙脫。

 

同時狛枝將提在手中的外套披到日向身上。

 

 

 

「等……等等!這樣你的外套也會被弄濕掉的!」

 

 

 

「喂!———」

 

對方似是完全聽不見日向的話,就這樣———直接被帶到狛枝的住所。

 

 

 

先被塞了一堆更換用的衣物,又強行被推去洗手間。

 

「你感冒的話會影響到整個部門,到時候工作量增加的話也是你的錯。所以快將濕漉漉的這身處理。」

 

 

 

「濕掉的衣服丟到那邊的洗衣籃就可以,衣服先湊著穿我的。」

 

 

 

「嗯……謝謝呢……」

 

從程式中醒來後的狛枝一直對日向是一句起兩句止,從沒過多的交流。

 

一切都來得太突然,害得不知該如何反應。

 

 

 

雖然對方口中說的都是怕惹麻煩的話,但感覺上並非如此。

 

 

 

說起來,雖然當鄰居那麼久,但來狛枝這邊還是第一次……

 

環視洗手間四周的擺設,東西不多但單調整潔,比起日向那邊還要整齊得要多。

 

 

 

不愧是他住的地方……

 

 

 

日向將衣服都放在洗衣機上,就在準備換衣服前才想起一件重要的問題。

 

糟糕……內,內褲該怎麼辦!

 

我的衣服都全濕掉,但也不可能下面什麼都不穿吧!

 

 

 

煩惱之際,從更換的衣服中摸到一種與眾不同的質感。

 

當從堆疊好的衣服中將其抽出並展開時,腦海中播放熟悉的提示音。

 

 

 

【獲得禮物———狛枝的內褲。】

 

手上正是在愛島攻略完成後,能獲得狛枝的格子內褲。

 

 

 

咚的巨響,日向無意識下將腦袋用力磕到牆壁上。

 

 

 

外面的狛枝似是被嚇倒,前來敲洗手間的木門。『剛才是什麼聲音?!』

 

 

 

「沒……!沒事!———」

 

 

 

「只是滑倒而已!」

 

 

 

可惡———居然親切得連內褲都借出來了!

 

真的,真的……要我穿這個嗎?這難度也太高了吧!———

 

話說為什麼內褲的樣式都跟在程式那時一樣!

 

 

 

在真空與狛枝的內褲兩者間經過漫長的心理鬥爭後。

 

最終還是選擇穿上了……

 

 

 

剛才似掉進水池的他,現在回復清爽的模樣。

 

靠著牆邊等候的狛枝,只見日向一副筋疲力盡的表情從洗手間走出來。

 

「很累嗎?」

 

 

 

「算是有點……嗯,衣服謝謝你了。」轉身想要走到玄關卻被對方叫停。

 

 

 

「你想去哪了?」回頭一看,發現床邊的地上早已墊好床鋪。

 

看來是為了給日向留宿而準備的。

 

「欸?」

 

 

 

狛枝本來有那麼親切的嗎?
但是奇怪……為什麼會有多個褥子在這裡,是平常有客人來睡嗎?

 

「褥子是商品街抽獎抽到的。」

 

 

 

似是會讀心術般,狛枝瞬間解開了日向的疑問。

 


「剛才不是說了嗎?如果你感冒的話我會困擾。但如果堅持要離開,就隨你喜歡。」

 

 

 

從沒想過要在這留宿的日向,沒有拒絕的理由。

 

只能接受好意,乖乖的躺在狛枝準備的床鋪。

 

 

 

凌晨時分,耳旁傳來微弱的呼吸聲。

 

狛枝看來已入睡,而且睡得非常香甜。

 

 

 

但是,我卻完——全——睡——不——著——

 

睡在地上並且背向狛枝的日向瞪大雙眼,到現在一絲睡意都感覺不到。

 

 

 

這裡是狛枝的住所,狛枝的被子,狛枝的衣服,狛枝的………全部都是狛枝的氣味,過於緊張完全睡不著。

 

 

 

為什麼狛枝那傢伙還能普通的睡那麼香?

 

 

 

……我到底都在做些什麼。

 

這兩天如此拼命地躲避狛枝,現在卻變成要睡在他房間的情況。

 

結果他什麼都沒有問,一切只是自己單方面在意和擔心。

 

 

 

大概對狛枝而言,現在的我只是位普通的同僚而已。

 

哈……我就像個笨蛋一樣在煩惱著。

 

 

 

真的笨蛋呢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下次更新暫定下個月11/4號或11號吧XD

 


评论(39)
热度(953)

*港家人| 產糧龜速
*原創|彈丸-CP吃狛日/神日/王最

© 灼櫻@肝稿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