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狛日】請你告訴我 please tell me(一)

*ED後未來機關
*沒有才能的日向
*小學生文筆
*長篇預定,不定期更新
*OOC是我

傳送門:(2) (3) (3.5) (4) (5End)

剛好今天是七夕能畫完就今天發帖了XDD

本來是想直接畫漫的,但發現畫漫畫的話太太太太長了orz
所以決定變成圖文合體的形式來更新了,感覺內容會比較詳細點
另外可能會有很多錯字的,雖然我檢查幾次了
會多久後更新就先看看大家的反應,如果沒問題的話
就開始吧///////////(第一次發同人文好緊張啊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在夕陽的反射下,水面似寶石般閃閃發亮。

 

少年那捲曲的白髮被柔風吹起,銀白髮絲在空中飄動著。

 

俊俏的臉龐上一雙幽暗深邃的灰綠眼瞳筆直地看向前方。

 

 

 

「像我這樣的人說出這番話可能非常厚臉皮……」

 

他注視著一同站在沙灘的另一人,伸出一手指向對方。

 

 

 

感到意外的日向身體抖了一下,耳尖漸漸帶紅。

 

相貌姣好的白髮少年配搭背後的綺麗海景,營造如同畫作中的光景。

 

使人難以移開目光。

 

「但是……果然想傳達給你。」

 

預料到之後會發生什麼事的日向,並沒有迴避那筆直的視線。

 

 

 

狛枝臉帶溫柔的微笑說道。

 

「日向君,我喜歡你。」

 

 

 

世界就像此刻停頓———話語直擊心臟,讓人難以呼吸。
全身的血液一瞬沸騰起來。
這簡單的數個字,卻包含著熱烈的心意。

 


海邊的沖浪聲將被心跳淹沒,心臟的鼓動快得產生將要停止的錯覺。

 

 

 

不禁擔心對方會否聽見自己心跳的聲音。

 

緊張感令視覺也變得無法對焦,當視線重回他身上時才發現。

 

狛枝臉上白皙的皮膚早已抹上一片紅,而那並非夕陽的紅。

 

 

 

一直給日向創做任何事都從容不迫印象的狛枝。

 

現在———確實的動搖了,本來沉靜的呼吸也變得雜亂。

 

啊……原來他也是跟自己一樣。

 

今天,是修學旅行的最終日———

 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鈴!————鈴!———鈴!———

 

早上七時,放在床邊手機的定時鬧鐘準時響起。

 

「唔……」

 

 

 

埋在被窩中的日向將棉被覆在頭上,意圖阻隔那吵人的聲音再次入睡。

 

可是在床上打滾兩圈後,還是棄械投降爬起床將鬧鐘關掉。

 

 

 

還沒睡醒的他,跌跌撞撞的走到洗手間刷牙洗臉。

 

然後就是每天如常的準備自己的早飯,穿上未來機關的制服。

 

說是制服其實跟普通的西裝樣式相近的服裝。

 

 

 

修業旅行結束以後,77期的所有學生也慢慢從虛擬世界中蘇醒起來。

 

作為過去絕望殘黨的他們已成功將記憶更新,可是程式有著過去互相殺戮的系統錯誤,並非全部學生也能記得愛島時期的記憶。

 

 

 

全知全能的神座出流於更新程式下變回日向創,也失去了神座出流計劃中得到的所有才能。

 

 

 

於程序醒來已過三個月———

 

日向現在住在未來機關特設宿舍,作為普通人幫助未來機關復興世界。
而其他超高校級的同伴也被未來機關派遣各地活用他們的才能。

 

 

 

公事包已收拾好,確認過沒有遺留任何東西後便穿上皮鞋。
日向靜靜坐在玄關,眼睛看著櫃子上的那時鐘,似是在等待些什麼。

 

 

 

當時鐘指向八時正,日向便提起公事包將大門打開。

 

而映入眼前的,是鄰居兼同事狛枝的身影。

 

「欸?狛枝?……」

 

 

 

「……」

 

雙方互相對視了幾秒,接著由日向將打破沉默。

 

 

 

「真巧合呢!」

 

對方內穿白色櫬衫及黑色領呔,在外則是從修學旅行一直在身上的墨綠外套。

 

每當看到也讓人感到懷念。

 

 

 

「啊……早上好,日向君。」

 

 

 

「嗯,早上好狛枝。」

 

偶遇的兩人便一起回本部,但是在路上幾乎是零對話的狀態。

 

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兩人關係變成這樣?

 


愛島修學旅行及互相殺戮的記憶全部清楚烙印在腦海中。

 

在修學旅行最終日,狛枝的告白而且自己點頭答應跟他交往的事也記得一清二楚。

 

但當從現實醒過來後——狛枝那傢伙就像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。

 

 

 

「啊!———搞不懂啊!到底是怎樣了……」

 

日向在只有他一人的男職員洗手間大喊著。

 

雙手盛住的水濺到臉上,希望籍此能讓思考變得更清晰。

 

 

 

已經過三個月了!吃飯有時候會一起吃,一起工作時也跟其他人沒差別。

 

最多就是見面點頭打個招呼,然後一起下班回宿舍……

 

 

 

所以!我們到底是有沒有在交往了!——我不知道啊!

 

 

 

不———是因為狛枝醒來後得知我只是一個預備學科而且又是黑幕?

 

所以,愛島的事全部當沒發生?

 

所以……一切還沒開始就馬上結束了?……

 

 

 

還是說……他根本就沒了愛島那時候的記憶?

 

因為愛島時的事好像也沒聽見他有提及過,但是我又不可能主動去問。

 

難道直接走到他面前問他我們是在交往吧!?不可能!這種話怎說得出口!
如果問了後發現原來狛枝真的沒有記憶……說不定會跟我保持距離…

 

為什麼我要像個少女一樣煩惱這種事!

 

 

 

「唉……到底是哪種了!……」

 

 

 

「喂,日向!你是在偷懶吧!」正當專心思考時,響起一把熟識的嗓子。

 

日向還沒來得及將臉上的水珠擦走,背部便感到一沉。

 

一條手臂環過脖子壓了下來。

 

 

 

「偷懶的話就該叫我一起偷懶的!我們可是———心靈的朋友吧!」

 

 

 

「啊左右田……我才沒有偷懶啊。話說很癢哈哈哈,快將手拿開!哈哈哈!」

 

 

 

「才不要呢,如果不說實話我就一直抓癢你!」

「哈哈哈!等一下!停手哈哈哈哈!」兩人扭成一團發出咯咯笑聲。

 

 

 

吱嘎————

 

洗手間的門被打開了,正打鬧的兩人也毫不察覺。

 

 

 

「你們兩人……關係真好呢。」

 

中性好聽的聲音從後傳來,令日向回頭一看。

 

 

 

「啊,什麼嘛!原來是狛枝啊,難道你也想加入嗎?哈哈。」

 

左右田邊說著邊用手臂將日向的脖子夾緊。

 

 

 

「唔———左右田!別夾住我的脖子!」

 

 

 

狛枝沉靜地抱住雙臂,背靠牆壁。

 

「能獲得左右田君的邀請我很高興呢,但是我只是來傳達訊息而已。剛才高層來了我們這部門視察……接著索妮亞桑也一同回……」

 

 

 

話才到一半便被打斷。

 

「什麼!?索妮亞桑回來了!為什麼不馬上說!不管你們了再見!———」

 

 

 

聽到索妮亞的名字,左右田立馬丟下心靈的朋友瞬間奔走。

 

「……回支部報告。」狛枝才剛說完,左右田本人已不在了。

 

 

 

「左右田那傢伙,話要聽人說到最後啊……抱歉呢狛枝。」

 

 

 

「……」

 

職員洗手間只剩下狛枝凪斗和日向創兩人,剛才輕鬆打鬧的氣氛轉變成冰冷。

 

狛枝帶著不對勁的眼神,緩緩的走到日向面前。

 

「怎……怎麼了?狛枝?」

 

對方突然的舉動不禁使他背後發寒後退一步。

 

日向被刺痛的視線從上至下掃視。

 

 

 

「我說呢……你能自己多注意一下嗎?」

 

 

 

「哈?……」

 

 

 

「所以才是預備學科呢,這點事情還沒理解到嗎……?」

 

正當想日向想反駁的時候,脖子上的領呔被用力一扯。

 

「唔———」不知道接下會怎樣,自然反應下日向閉緊了雙眼。

 

 

 

當再睜開眼睛時,狛枝臉龐已放大幾倍。

 

好,好近!———

 

 

 

「日向君……這裡怎說也是未來機關本部啊,其他高層也在。作為一個成年人難道連自己的外表也不能自理嗎?」

 

 

 

這時日向才理解,原來剛才是指跟左右田打鬧而弄凌亂的裝束。

 

當正想開口反駁時,柔軟的白髮觸碰到的臉上。這才意識到對方將頭移到自己耳邊。

 

此刻,他能感受到狛枝的呼吸和氣息。

 

 

 

這是從程式醒來後,第一次的近距離接觸。

 

清楚聞到狛枝洗髮水的氣味,呼吸時的氣息打到皮膚上感覺。

 

 

 

連想反駁的話也徹頭徹尾忘掉了,滿腦子都只想著狛枝的事。

 

對日向來說這情況還都是趕快逃離比較好,他準備伸手將對方推開。

 

然而,狛枝專屬的魔音從耳邊響起。

 

「好吧……就由我代替幫你整理……」

 

tbc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其實寫到後面我卡文了哈哈哈哈,所以在奇怪的地方停了
之後的內容都會是圍繞著未來機關日常生活和狛枝暖昧的關係
另外所謂的鄰居,其實就是正正在日向隔壁XD



 



 


评论(31)
热度(982)

*港家人| 產糧龜速
*原創|彈丸-CP吃狛日/神日/王最

© 灼櫻@肝稿中 | Powered by LOFTER